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4小时服务热线:139-3393-8816

tel:010-57102522

纸质书有没有未来?

2016-09-11 23:46:29编辑:沐彤包装

现代数字技术对出版业带来的冲击远甚于对其他传统行业的冲击。例如,传统制造业、服装业、物流业等,都可以借助数字技术提升管理水平、促进市场推广,但是产业的核心部分是不会被替代的,各种实物依然存在。与之不同的是,出版业的书、报、刊,在信息时代可以不再依靠纸介质,而是变成无形的信息流。出版业的工作流程、产品形态全都可以发生改变。因此,“纸质书的未来”成为一个常见的话题。这个话题的内容,取决于传统出版转型这个更大的话题。但我还是愿意就“纸质书的未来”这一更加具体而有趣的问题谈谈我的想法。数字出版火了若干年,关于纸质书的未来,即使没有形成定论,但一个大体的共识是有的,那就是:“数字技术一定会改变出版,但在一段很长的时期内,纸质书将依然存在。”很多人支持纸质书的观点,重要论据都是纸质书的阅读体验。因为手握一卷,可以闻到淡淡的墨香,可以摩挲纸的质感。这种体验对于一部分人来说确实非常重要,但是“数字原住民”可能根本不在意这种体验。因为数字阅读带来的轻便、互动、参见与链接的便捷,以及数字阅读与音频视频的融合,全然是另外一种体验。笔者认为,这两种体验没有可比性——不是说一种体验高于另一种体验,而是这两种体验基本上属于两个不同的领域,不可比较。纸质书的长期存在,有其内在逻辑。我认为这便是时间上的“共时性”、空间上的“延展性”。这两个概念似乎尚未有方家论证。“共时性”体现在读者可以同时打开一本书的多个页面前后翻看或比对,也可以打开多本图书,切换页面的方便程度远远大于在电脑屏幕上看书籍——事实上无所谓切换,无非就是转一转脖子,甚至只是眼珠。虽然在电脑上我们也可以同时打开多个窗口,也可以进行某些文档的精确比对,但是切换和比对的直观程度却低了很多。“共时性”功能在现实生活中是经常要用到的。比如一本小说,可能看了开头后会按捺不住,想翻看后面的进展,看到后面又想翻翻前面的伏笔。我想大家一定有这样的经历,就是将一本书打开两个地方,用手指当书签,前后翻看。当然,电脑也可以开多个窗口并同时呈现,但自由程度远不及目光瞄来瞄去。我甚至有时在处理多个文档的时候开两台电脑,一台用于直观呈现需要的文档,一台用于打开多个文件,切换窗口,拷贝粘贴。“延展性”体现在纸媒体在空间上没有太大的局限。电脑屏幕再大,面积还是受限。它基本不能呈现对开报纸的版面,也就表达不了版面设计所传达的意味,体现不出大幅图片或大字标题所带来的冲击力。当然,数字媒体可以通过动画、音响效果等另外的方式表达冲击力,但我不是比较两者的高下,只是想说明纸媒体至少在目前还有无可替代的地方。又比如地图,当然数字地图提供了检索、设计线路等传统地图前所未有的便利性,但是它无法展开为大尺寸,让人们尽收眼底。而大幅纸质地图可同时呈现全局和细节,所提供的全局观和方向感是数字地图无法替代的。再比如写论文,地板上一溜烟摊开十来本书或者期刊,正方观点、反方观点同时呈现,便于使用者做全局思考。当然,要看相互的引用,就是数据库更方便了。我认为“共时性”和“延展性”是纸媒体不同于数字媒体的最内在的两个特点。两个特性在一定前提下也是可以相互转换的。发生重大新闻事件后,常有人比对各大报的头版,这个时候把几张报纸一摊,看得清清楚楚。纸媒体的这种便利,既可以从“共时”的角度也可以从“延展”的角度去理解。从外在的方面看,纸媒体还有“工艺性”。这个很容易理解,比如一件艺术品,看原作、看仿作和看印刷品的效果是大不相同的。出版界有“中国最美的书”和“世界最美的书”评选活动。入选作品件件都可称为艺术品,内容与形式相得益彰。我个人猜测,随着数字媒体的发展,纸质书的工艺性会越来越强,成为既可以阅读又可以把玩的艺术品。从抽象的分析回到现实中,直觉都会告诉我们,数字出版喊了很多年了,但是并没有长足的进展,其要代替纸质读物,路途还很遥远。虽然信息技术突飞猛进,其发展比我们想像的快得多,但是数字出版是一个新技术和内容产业相结合的新产业,跨越了出版、教育、通信、工业、科研等多个领域,在我国至少涉及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文化部、工信部以及教育部等多个部委。这注定了它的发展速度不会太乐观。这其中原因有二:一方面,法律和政策作为比较抽象的层次,必然落后于产业本身的发展;另一方面,数字出版产业本身也比纯技术性产业或者纯内容性产业的发展有更多的难点。新技术公司在做内容方面,多多少少存在劣势,为什么中国的电子书阅读器生产厂家很多,但是几年过去了,没有一家能像亚马逊的Kindle那么成功?不懂内容产业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些企业不太理解仅靠版权过期的免费图书撑不起阅读器的天空,即使新书盗版满天飞,也难以支持。而中国的出版企业,因为行业开放程度低,一部分失去了市场竞争的能力,一部分思想僵化,一部分受制于体制的惯性,去掉这些,已经所剩无几。剩下的这些出版企业中,能够理解和使用新技术,使新技术和内容产业无缝对接的也是凤毛麟角。作为出版产业链条上的一环,书刊印刷业肯定会受到数字出版的影响。传统出版业态中原来由印刷企业完成的一些环节,已经或将来会转移到软件开发、信息服务等企业。那么按需印刷是不是能起到挽救作用?在我看来,短期内按需印刷要想与传统印刷抗衡,必须在印量上有所突破,而这很难实现,所以书刊的传统印刷不会有明显衰落,因此传统的书刊印刷无须靠按需印刷来填补。长期来说,按需印刷会随着个性化出版等需求的增长而增长,但是在书刊印刷中其所占比例能有多高也很难说。总体上看,传统印刷迟早会受到数字出版的影响,这种影响可能不是表现为绝对值的降低,而是表现为印刷没有随着出版的增长而增长。按需印刷前景虽有不确定性,但作为产业升级的必备能力,是印刷企业不容忽视的。未来,人们对图书工艺性的要求提高,可能也会对印刷行业提出新的要求。我的观点偏于定性分析而非定量分析,对数字出版近期不乐观,长期不悲观;对传统书刊印刷近期不悲观,长期不乐观。但是书刊印刷毕竟只是印刷行业中的一部分,包装行业仍会持续增长。因此,还可以加一句:长期来说,对具体印刷企业不乐观,对印刷行业不悲观。定性分析,一家之言,就教于方家。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