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4小时服务热线:139-3393-8816

tel:010-57102522

谁的资产?谁的生意?

2016-09-11 23:47:32编辑:沐彤包装

除了传统的印刷加工服务,在数字内容资产方面,印刷企业还有哪些生意可做?这是本期特别报道首要关注的问题。 N种尝试 仔细盘点一番,新近有所动作的企业还真不少。 中华商务联合印刷(香港)有限公司与科研院所合作,开发了数字资产管理平台。“相关业务目前只在香港地区展开,内地几家分公司都还没有跟进,具体模式的话,应该包括帮助客户将适合传统印刷的PDF文件转换处理成用于其他出版方式的数据格式,也包括进行文件加密等特殊处理,保护客户的版权”,中华商务管理层相关人员介绍道。 坊间最近传出消息,上海文艺出版集团拟通过旗下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将部分书籍做数据化处理,转换成内容资产。这个项目正在起步阶段,前期准备工作业已铺开。而涉足了按需出版业务的上海同昆数码图文有限公司也正有意识积累相关资源,构建建筑图文资源数据库。 看起来,书刊印刷企业在场中唱起了主角。 当然还有其他案例。上海界龙集团有限公司拟建立一个包装产品数据资源库。“正在尝试、启动阶段,目前尚没有太多可以展示的内容”,相关负责人说。这个数据库或将打造成包装产品设计与功能改善的集成开发平台。 不同业务类型的企业选择以不同的方式和角度切入数字资产这门生意,它们的实践活动丰富多彩。 雅昌是业内最早,应该也是唯一顺利开展艺术家数字资产管理的企业,经验丰富、模式相对成熟—以艺术品的数字化为基础,搭建数据库资源平台,串联艺术家、买家、艺术品交易机构等市场主体,挖掘管理服务、数字出版、展览交易等多个收益来源点。 日本凸版印刷株式会社运用先进的科技手段,采集、保存故宫文化遗产信息,展开数字化应用研究,在收获社会效益的同时也尝试着商业化运作。 一些商业印刷企业将数据内容管理作为增值服务提供给客户,以期获得额外利润。 对于直邮商函类票据印刷企业而言,是否具有强大的数据挖掘分析能力是极为关键的,相关企业唯有苦练内功,打造数据处理核心竞争力。 以上各种基于数字内容资产展开的应用与运作,后文均有相应的案例剖析,在此先不做赘述。 值得注意的是,综合分析后发现,绝大多数印刷企业面临一个略显尴尬的问题:难以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数字资产,也就是说,在这个领域,依然难逃加工服务的属性、地位。尽管经手海量数据,他们掌握、处理的还是别人的“财富”,一切不得不以客户的意志为中心。 如果赢得数字资产的所有权,印刷企业对其深度开发的空间无疑更大一些。在故宫文化资产数字化应用研究项目中,凸版与故宫共同享有相关内容资产,这个协议让凸版在更进一步的商业化运作中拥有独立话语权。 《印刷经理人》此前多次报道过的上海柯创印刷有限公司,专门针对低幼动漫少儿图书制作设计了一套数字化解决方案,在业务过程中积累了一批内容资产。这些内容不管是用于其他形式的出版,还是继续开发延伸产品,柯创都能自己说了算。 模式探寻 比较来看,书刊印刷企业在数字资产生意中盘算得更多。 这类企业传统的业务模式是,接收客户PDF文件,进行印刷加工,协助客户完成纸质出版。 然而,我们已经多次讨论过,数字化浪潮冲击下,出版物印刷的市场空间不断受到蚕食,书刊印企安身立命的根基正在被动摇。这个现实逼迫他们转型,其探索求变的需求也就更强烈。 一个发展趋势是,出版社在推出纸质书籍的同时,不断寻求其他发布渠道,如互联网、电子书、iPad、移动终端等,以实现数字出版。因为不同类型出版方式对文件的数据格式要求不一样,在这个过程中,对纸质书籍进行数据加工处理,建立内容资产是基础性环节。 印刷企业如果能介入其中、有所作为,这也不失为一条应对数字出版的有效途径。后文详细报道了中献拓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利用OCR(OpticalCharacterRecognition光学字符识别)技术,对出版社的图书、期刊等进行数字化加工处理,生成用于网络出版、手机出版、电子阅读器发布的标准格式文件。 无论时代如何发展、科技如何进步,“书刊”仍将永存,变化的只是出版载体。而不管内容以何种载体呈现,总要先经过数据加工处理,这就对书刊印刷企业传统的生产方式提出挑战。为了顺应趋势变化,为了适应新的复合出版要求,书刊印企必须转型,必须从印刷加工商转变为综合内容加工商,即既能服务于传统胶印,也能服务于新型的数字出版加工,这才是理想的状况,或许也才能让书刊印企得以永存。 倘若遵循这个模式发展,现实中还需克服不少阻力。比如,在数据处理环节,出版社有意将传统印企“屏蔽”在外。电子工业出版社就专门成立了自己的数据处理和数字出版中心。“我们目前正在梳理、整合原有的图书资源,准备应用于数字出版。至于相关的数据处理工作,肯定不会外放到印刷企业,一方面我们自身具备相关能力,另一方面,这其中涉及到版权问题。基于此,图书资源是不可能随便交出去的”,该社出版部主任周彤这样说。 版权保护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困扰印刷企业,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即使具备生产加工实力,印刷企业也难获客户信任。“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健全,约束力不强,容易被人钻空子,导致数据资源流失”,这是大多数出版社的顾虑。 所以从目前的情况看,隶属出版机构的下属印刷企业在这方面会走得更快一些,他们的资源和行政优势一般民营印刷企业还无可比拟。上海文艺出版集团与上海印刷技术研究所的合作算是一例,中献拓方作为知识产权出版社的下属企业,也属于这类情况。 理论上讲,谁掌握了资产,谁就掌握了生意机会。出版社在内容资产方面谨小慎微,甚至存在本位主义。但尽管面临困难,印刷企业还是应该修炼内功,并积极主动地寻求合作机会,中国印刷技术协会监事长沈忠康这样认为。制定严格的版权协议,建立诚信监督机制,可解除出版社的后顾之忧;此外,数据资源的安全保密问题,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实现。 基于数字内容资产的另一个生意机会是按需出版印刷,未来这或将成为书刊印企的一大利润增长点。作为数字出版的另一种实现形式,出版社没有理由拒绝按需印刷。只是现阶段市场规模还太小,出版社积极性尚不够高,如果印刷成本能够降下来,情况应该会好很多。一些印刷企业寄希望于新兴的高速喷墨数码印刷设备,此是题外话。 本组特别报道随后还将介绍几家企业围绕数字资产具体展开的商业活动,尽管做法不一,它们也还是面临一些相同的问题。比如,如何确保代管的数字资产的安全?如何说服客户接受相关的数据资产管理服务?如何平衡数字资产经营中的投入与产出……有的问题目前尚无法得到很好的解决,但这并没有让企业停下探索的脚步。 对印刷界而言,数字资产算是个比较新的话题。更多的企业可能并没有树立起“资产”意识,因而疏于发现它的价值,错失了一些生意机会。有企业展开探索,但多尚在起步阶段,真正成功、成熟的案例还太少。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新的方向和趋势,将为印刷企业转型发展提供更多的路径、开辟更大的空间。我们致力于记录“发生了什么”,但更希望能和大家一起更快地认识到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如果条件具备的话,也许是时候考虑考虑如何经营你的数字资产了。
用户评论